游识

困乏我多情

我对小孩子有所属物的观念 没有尊重 对不起我应该把你当做平等的人类

记录一下
猎人瞳是鹤来衣 你爸爸可能是鬼丑
以及我今晚想做有意思的梦
晚安

一想到刚到手的钱又要花一部分出去 就不爽

Day14  一个月过去了 今天练字了

记梦

记不清 几点关键词
1欺负背靠权势骄横的小学生 反q反邪教反啥的队长
2快餐店的葡萄什么饮料(葡萄蛋挞下是饮料) 实体化 点餐柜里的仰望 背后灵一般的劝告 卖出去了
3lhr/wl=oay=olay
4表演与隐形眼镜 衔接1

今天吃饭发现我有几个习惯 一是饭如果太多 我会吃的比平时快 二是如果这块饭里混了菜 我会先吃掉它 不为了口感滋味什么 就是下意识想解决它

个人喜好和性癖罢了 受了圈子风气影响才会成为偏执做一匹看鸭鸭的孤狼吧 我在荒野上流浪

孤独的下午 无聊的晚上

做梦梦到yy和sq演戏 y演的是落魄世家弟子 s是比较得势的武臣之女 然后因为啥子两家人长辈好像师出同门 然后武臣就决定让他们联姻 y就很混混 一来就霸占了s家一处院落 还在上面画了很多他和s的什么腻歪壁画 还堵着s 调戏她 问她看什么看 在想怎么进行扶贫联姻吗 s是包子 就知道提着枪生气 俗套的呀

连环梦之一

元素是术法+科学 我是一个菜鸟术法师 我的师父是个中年人 并且术法优秀 业务繁忙 然而他的师妹/师姐/妹妹姐姐/初恋情人 反正一个和他有关系的已故女性 生前独自在郊外一栋小楼里住了很多年 像是在做什么研究 死后只留下了一块芯片模样的东西 师父和她有矛盾或者说是误会 就一直没有去动这块芯片 并且也不是那么容易解出的 我有天去这栋楼拿了芯片 凭我菜鸡的水准没有解开 然后我下楼的时候路过一家人 门口说术法算命之类的 我进去看到一个胖子躺在客厅的沙发上 我招呼他 师父 生意不太行吗 因为门口的鸡毛还是满的(迷之设定) 他说是啊是啊 然后拔了两根鸡毛 我看鸡毛很糙劣 我就质疑他 他说没事 用血解我所求之事(这里设定血解好像是最高等最耗费精力的) 然后他咬破手指在另一只手掌上画符 因为怕痛口子咬小了 写到一半还没血了 他就蘸水继续画 我的疑心更重了 最后他解出来 并用术法在芯片刻下一个纹路 他说好了 我觉得这个架势有点隐世高人的味道 就拜谢走了 然后我就去把芯片拿给我师父看 他好像刚刚忙完业务 受了伤 然后最后的镜头就是看着他抱着芯片哭了(这里芯片变成了一把短鞘刀 纹路是51)